回购收费大道的大学问-商鞅变法

回购收费大道的大学问 时间:2020年02月22日 14:49:57

回购收费大道的大学问

单是南北大道,其收费将从每公里13.6仙降至11.15仙,甚至比1999年的每公里11.24仙还要来得低。至于槟城大桥,从1985年建成通车之后,一直对第二级别的车辆收取7令吉过桥费,过去我们做梦只敢奢求联邦政府不要同意调高过桥费,如今却是第一次有机会尝到过桥费调降的滋味,即从7令吉降至5令吉74仙(使用一触即通卡的槟城人则从5令吉60仙调降至4令吉59仙)。

财政部长林冠英也讲得很坦白,政府不可能在短期内有钱把所有私营大道收购回来。即使能够把一些大道公司收购回来,政府还是要考虑到如何承担维修及保养费的大问题。如何通过有效的谈判过程,促使这些私营公司将更多股权转让予联邦政府,让政府最终成为大股东,进而让政府掌握主导权,这才是当前更重要的决策考量。

最后一个重点,也是全民所期待的结果,就是联邦政府如何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,最终促成这些公司取消收费。这背后当然牵涉非常复杂的考量因素,包括如何解决这些大道公司现有的债务,以及如何确保这些大道的维修及保养素质不受影响。

毕竟,只要南北大道公司还是官联公司,其所赚的每一分盈利都会肥水不流外人田地惠及国库控股,以及雇员公积金局的每个会员。虽然在5家竞标南北大道公司股权当中,有者甚至提出把大道收费调降30%,却只是愿意以35亿令吉的代价收购产值100亿令吉的南北大道公司,最终亏大本的还不是平民百姓?

但是,私营公司的股权如何转让?政府又开出什么价码或条件?还有如何针对债务进行重组?这绝对不是单凭政治人物的一句话就能解决的。不管怎样,我们即将在3天后迎来史上第一次全国有8条大道收费调降,单是槟城人就有3条大道即将调降收费,这可说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文:黄伟益内阁决定不脱售南北大道公司的股权,同时宣布调降旗下8条大道收费18%,包括将大道收费期限延长20年直至2058年,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?而希盟又是否违背其竞选宣言呢?

回购收费大道的大学问

不管您喜欢与否,通过联邦政府重组跟南北大道公司的经营权条件,我们第一次看到南北大道公司所拥有的8条大道,包括南北大道、新巴生谷大道(NKVE)、第二中环衔接大道(ELITE)、马新第二通道、东海岸第二期大道、芙蓉至波德申大道(SPDH)、北海至居林大道(BKE)及槟城大桥一律调低收费18%。

根据希望宣言第一章承诺(6)废除大道收费的内容,希盟将全面检讨所有的收费大道合约。我们会以谈判的方式以公道的价格逐一回购所有收费大道的股权,以循序渐进的方式终取消大道收费……希盟回购大道特许经营权的同时,将对涉及的大道公司作出公平合理的赔偿。

事实上,全国迄今共有29条收费大道,单是要完全将这些大道收购回来,政府必须耗费介于1千300亿令吉至1千450亿令吉之间,这当中还牵涉520亿令吉的债务。在维修及保养费方面,其每年所牵涉的总开销介于15亿至25亿令吉之间。

只要政府一天还无法掌握主导权,政府就只好遵守国阵当政时期既已签好的经营权合约,每年按时把整10亿令吉的赔偿金双手奉上交给这些私营公司。你以为身为峇眼区国会议员的林冠英,难道不想要把北海外环公路的经营权给收购回来吗?难道他不想第一个就把双溪育收费站给铲掉吗?

只要政府做对的事情,人民就应该给他们打气,让这些当官的人继续为我们努力,通过进一步跟其他大道私营公司艰辛的谈判过程,就像希望宣言所承诺般,逐一回购所有收费大道的股权,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最终促成大道收费取消!

值得注意的是,南北大道公司目前乃属于官联公司,只有两个股东即国库控股通过全资拥有的马友乃德持股51%,而雇员公积金局则持股49%。基于这一点,联邦政府即使有意要废除一些大道收费,我觉得政府应该先对其他不属于政府所拥有的大道公司下手。

这当中牵涉3个重点,其一是如何回购所有收费大道经营公司的股权,即使无法完全收购其股权也要让联邦政府成为大股东;其二是如何对相关公司提出赔偿,这包括如何阻止这些大道调高收费,而最好的情况即是在无须给予赔偿,或在减低赔偿的情况下冻结这些大道调涨收费。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  • 内地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97例 累计达76288例

    据国家卫健委网站消息,2月21日0—24时,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97例,新增死亡病例109例(湖北106例,河北、上海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1例),新增疑似病例1361例。当日新增治癒出院病例2393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6441人,重症病例减少156例。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,内地医用防护用品企业加紧生产医用防护用品。(新华社)截至2月21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53284例(其中重症病例11477例),累计治癒出院病例20659例,累计死亡病例2345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6288例,现有疑似病例5365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18915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13564人。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66例(武汉314例),新增治癒出院病例1767例(武汉992例),新增死亡病例106例(武汉90例),现有确诊病例47647例(武汉36680例),其中重症病例10892例(武汉9555例)。累计治癒出院病例13557例(武汉7206例),累计死亡病例2250例(武汉1774例),累计确诊病例63454例(武汉45660例)。新增疑似病例1125例(武汉927例),现有疑似病例4490例(武汉3414例)。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04例:香港特别行政区68例(出院6例,死亡2例),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(出院6例),台湾地区26例(出院2例,死亡1例)。注:湖北省将2月19日核减的病例数重新加回到确诊病例,并对当日新增病例数进行校正。据此,2月19日0—24时,全国新增确诊病例订正为820例,全国累计确诊病例订正为75002例,全国累计出院病例订正为16157例。2月20日0—24时,全国累计确诊病例订正为75891例,全国累计出院病例订正为18266例。

  • 去年广州房租小幅增长

    原标题:去年广州房租小幅增长

  • 新冠病毒狡猾!检测阴性「不能排除感染」...还需考虑四大因素

    ▲核酸阴性不能排除新冠感染。(示意图/路透社)

评测

回到顶部
库鲁伯亚拉洞穴|库鲁伯亚拉洞穴|清朝第一位皇帝|诸葛亮之墓|历史故事|阴阳眼|清朝第一位皇帝|最漂亮的av女星|灭绝动物